本文作者:007boy

历史素材&梦境与现实

007boy 04-07 458 抢沙发
历史素材&梦境与现实摘要: 一枕黄粱: 唐开元七年(公元720年,唐玄宗在位),有一卢姓少年,着短袄,乘青驹,从邯郸出发,要赶往乡下的田庄。路经客店住宿休息,邻席是一个叫吕翁的道士。二人相谈甚欢,卢...

一枕黄粱: 

唐开元七年(公元720年,唐玄宗在位),有一卢姓少年,着短袄,乘青驹,从邯郸出发,要赶往乡下的田庄。路经客店住宿休息,邻席是一个叫吕翁的道士。二人相谈甚欢,卢生口若悬河,谈笑自如。

俄而,卢生看到自己的衣着打扮,感到有些破旧寒酸,不禁感叹:“大丈夫生世不谐,怎么困顿到这种地步!”吕翁问道:“我看你肤色滋润、体魄强健、言谈舒畅,为何却感叹自己生活困顿呢?”卢生说:“我只是苟且活着,哪有舒适可言。”吕翁好奇:“像你这样都不感到舒适,怎样才叫舒适呢?”

卢生站起来,昂扬道:“人生在世,应当建功立业,名扬四方,出将入相,列鼎而食,家族兴盛,富裕堂皇,如此才可称舒适。我本有志于学,自以为能得到高官厚禄,不想已到壮年,还要躬耕于田亩,这不是困顿吗?”

一番慷慨激昂后,竟有些犯困。是时店家刚将黄粱米下锅,吕翁善知人意,摸出一个瓷枕相赠,说道:“您枕上它休息片刻,定让您如愿以偿。”

卢生睡下,恍惚间看到瓷枕有一明朗大孔,便走了进去,发现回到自己家中。不久,有清河崔氏前来求亲,女子家世显赫、容貌艳丽,让卢生大悦,从此衣着出行日益奢华。第二年,中进士,随后如坐青云扶摇直上,出则大破戎虏,入则号为贤相,一时风光无限。但好景不长,既然身居高位,自然遭人忌讳。突然间,朝庭里出现其欲谋不轨的流言,皇帝一纸令下,狱吏赶到他家里,要捉他入狱。卢生突逢变故,满心惶恐,跟妻儿说:“我家当年有五顷良田,足以自给,为何要来争名求禄?如今事已至此,想要穿短衣,骑青马,漫行在邯郸路上,都已是奢望!”说罢,万念俱灰,拔剑自刎,被妻子救下,终让狱吏带走。所幸最后有宦官作保,留得一命,发配到边地。多年后,才洗清冤屈,重获恩眷,直至命终。

卢生伸了个懒腰,恍然惊醒,发现自己仍在邯郸的客店当中,吕翁坐在他旁边,连店家的黄粱米也尚未蒸熟。卢生着急发问:“难道这一切都是梦境吗?”吕翁说:“人生的舒适,也就如此吧。”卢生怅叹良久,稽首拜道:“恩宠屈辱的人生,困窘通达的命运,得失之理,死生之情,我已尽知。这是先生想要遏止我不当的欲念,又如何能不接受教诲!”

d1ddd5957b61445d18ef89296120b950b72f8f20cb5ce0ba999b8367b34572f4.0.jpg


樱桃青衣: 

唐天宝初年(公元742年,玄宗改元天宝),范阳有一姓卢的举子在长安应试,屡试不第,渐入窘迫。一日傍晚,卢子乘驴游荡,看见一精舍中有僧人在讲法,听者甚众。卢子进去听讲,也没过多久便感到倦意袭来,于是睡着了(宛如补觉的你)。

恍惚间,他好似穿过精舍的大门,看见一青衣女子,挎着一篮子樱桃坐在下方。他上前询问女子家住何方,顺便与她一同吃起了樱桃(阿君:不是吧?让你去搭讪,你却去蹭吃蹭喝?)。女子说:“我姓卢,嫁与崔家,丈夫死后便在城里孀居。”卢子又问其近亲家属,发现竟是他姑姑,于是与女子一同前往拜访。

姑姑住在一大宅院内,有四个儿子,都享有高官厚禄。见了姑姑,姑姑言词高朗,威严甚肃,知其尚未婚姻,便与他安排了一门亲事。不日大婚,婚礼极尽繁华,绝非人间可见,妻子貌若天仙,卢子喜不自胜。

不久,又到秋试。科举都由礼部负责,而礼部侍郎恰与姑姑有亲,在其帮助下,卢子顺利及第。此后,姑姑屡次出手,帮助卢子扫清仕途上的障碍,卢子一路高歌,先拜礼部员外郎,又迁礼部侍郎,最终坐上相国的位置,皇恩优渥,甚有美誉。后虽因直言上谏有违圣意,遭到降职,但仍享受着宰相般的待遇。

一日,卢子出行游玩,走到当年碰见青衣女子的精舍门前,听说里面又有讲筵,于是准备下马礼谒。此时的他,已是今非昔比,前呼后应,贵盛非凡。卢子等上大殿,向佛祖下拜,忽然感到一阵昏沉,良久不起。只听到讲僧唱道:“施主为何久不起身?”卢子猛然一惊,从梦中醒来,发现自己前后附庸的官吏已一个不见。

他站起来,惶惑地走出门外,只见自己的小仆从牵着驴站在门外。仆从向他抱怨道:“人跟驴子都饿了,郎君为何这么久都不出来?”卢子问他是现在是什么时间,仆从道:“已经中午了!”卢子茫然地叹了口气,说:“大概,人生的荣华穷达,富贵贫贱,也应当顺其自然吧。”

a3dc455b7659737fba6311566ccb898d9929bc22cf0969dae09a6136875028d9.0.jpg



南柯一梦: 

东平人淳于棼(东平,古地名,在今福建省松溪县),是吴楚游侠之士,嗜酒成性,意气用事,为人不拘小节。家居广陵郡东十里,有巨财,养豪客。曾因武艺补淮南军裨将,但因酒后狂言被撤销了官职,从此漂泊浪荡。

淳于棼的家宅南面有一颗大槐树,他每日都与群豪在树下狂饮。某日,与二友人饮酒,大醉。二人把他扶到廊下休息,淳于棼解下头巾,枕上枕头,昏昏沉沉,恍恍惚惚,蓦然看见两个穿紫衣的使者,对其行跪拜礼:“槐安国王遣小臣来请先生。”

淳于棼不知不觉地就下了床,跟着使者出门,乘上一辆青色小车,路上所见风景,却与人间相异。前行数十里,有城墙楼宇,见车马行人。随车侍从传呼驱赶,车马行人争避左右。又见一大城,朱门重楼,上有金书,题曰“大槐安国”。进城休息片刻,便去见了国王,国王衣素锦、簪华冠,端严高大,淳于棼战栗而不敢视。国王请他来,原来是招他作驸马。公主年轻貌美,淳于棼非常高兴,两人恩爱非凡,从此大富大贵。

一日,妻子问他:“你不想做官吗?”他说:“我生性放荡,不熟悉官事。”妻子说:“你尽管去做,我来支持你。”于是找到国王,任他为南柯郡的太守。淳于棼欣然领命,原来他往日以放荡游侠自居,只是不敢有此奢望而已。淳于棼到任,治郡二十年,在妻子与好友的帮助下,广施教化,备受称颂,百姓还为其立了生祠,名声远播。

不久后,他的左右臂膀和妻子相继病逝,淳于棼悲痛欲绝,只能请求免去官职,护丧回朝。失去了公主的维系,淳于棼的地位开始受到挑战,朝中流言四起,令淳于棼郁郁不乐。国王了解他的心思,于是建议他暂回家中。淳于棼不解,问道:“这就是家,还能去哪?”国王笑曰:“卿本人间,家非在此。”

淳于棼恍惚昏沉,懵懵懂懂地想起一些往事,被国王遣二使者送别,不久出一洞穴,回到他原本的家中。淳于棼看到家里与从前别无二样,不禁暗自感伤;又望见家中仆童于庭院清扫,两位好友在床上沐足,窗下还没喝完的酒都仍在那放着,此时醒觉,才知自己前先活过的一辈子,原来只是一场大梦。遂与友人相语,在宅南的大槐树下找到一处蚁穴,正像是他梦中进入的地方。故事传开后,世人不尽感慨,有人评价道:“贵极禄位,权倾国都,在豁达的人看来,或许跟聚集起来的蚂蚁也无不同。”

9f522d517867858402eec2d88b0dc8cd09bd9666b96d748ef6b252fc1f36a4de.0.jpg


结语: 虚虚实实,实实虚虚;二者实为伴生,寄托于其中,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
素材来源"纸条app": 历史素材特辑:梦境与现实

注:本站分享优秀素材,尊重原版权©,若侵权,请微信联系,"Hour_as",删除,蟹蟹。
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

作者:007boy本文地址:https://blog.007boy.cn/?id=39发布于 04-07
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拾肆記錄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

阅读
分享

发表评论

快捷回复:
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458人围观)参与讨论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